欢迎来到 辽源市某某消防设备售后客服中心
全国咨询热线: 020-123456789
推荐产品
联系我们

地址:联系地址联系地址联系地址

电话:020-123456789

传真:020-123456789

邮箱:admin@aa.com

新闻中心
父亲死亡赔偿,女孩拿去打赏,谁生病了
  来源:辽源市某某消防设备售后客服中心  更新时间:2024-07-15 21:51:47

  来源:南风窗

  作者 | 南风窗记者 何国胜

  编辑 | 向由

  希希在直播间打赏和在游戏充值花掉的父亲1万多元,是死亡生病她父亲的死亡赔偿金。

  5年前的赔偿新乡市某某超声设备服务中心一场车祸,让这个当时只有6岁的女孩拿去河南新乡市封丘县女孩失去了父亲。

  爷爷赵德柱告诉南风窗,打赏希希父亲出事后,父亲家里人打了5年官司,死亡生病在今年4月份刚拿到了一笔赔偿金。赔偿而五一放假期间,女孩拿去11岁的打赏希希拿着爷爷的手机,在两天内打赏、父亲充值,死亡生病从赔偿金中花掉了1万多元。赔偿

  希希奶奶急得哭,女孩拿去说那是打赏自己儿子的命钱,却被孙女打赏给了主播和充进了游戏账户。

  丈夫去世后,希希母亲外出打工支撑家庭,希希成了留守儿童,由爷爷奶奶照看。赵德柱说,平日里希希住校,放假回来会玩他的手机,他也不拦。他以为孩子就是玩玩游戏,没想到给主播打赏了这么多钱。

  他说希希平日看多了他付款时输入密码,自然就记住了。而且出事后他去查过,除了刚开始的密码支付外,之后的都是免密支付。

  希希在面对当地媒体的镜头时说,打赏是因为主播承诺,打赏后会给她做粉丝群的管理员和超管员。而她早知道,爷爷手机的付款密码,就是锁屏密码。

  这样的悲剧,不止希希一家。近年来,新乡市某某超声设备服务中心随着网络直播渗入人们日常生活,未成年人打赏掉父母血汗钱或巨额打赏事件频现,已成为未成年人网络治理的难题之一。

  据媒体报道,2019年4月,深圳11岁的女孩洋洋,给多个直播主播共计打赏了200多万元。2021年5月,天津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审理的一个案件中,未成年人小刘在70天的时间里,将父母卖菜所得的158万元全部打赏给了一名主播。2023年8月,肇庆怀集县的李女士告诉媒体,她上四年级的女儿,几个月内在直播平台充值17万元打赏给主播。那是他们家几乎所有的积蓄,留着用来建房。

  此类报道,每年都有。尽管已有相关规定禁止未成年人直播打赏,各平台也上线了青少年模式,但实际中,由于各种原因,未成年还是很容易绕过限制进行充值打赏。

  按照民法典第十九条规定,八周岁以上的未成年人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实施民事法律行为由其法定代理人代理或者经其法定代理人同意、追认。因此,未成年打赏可以申请退回。

  但家长们发现,在向平台申请退款时,证明是孩子打赏的并不容易。

  有家长在投诉平台说:“让我证明是未成年消费,家里没有监控,我也不可能时刻盯着孩子。”

  退款,自证未成年打赏难

  限制未成年人对网络直播打赏、对网络游戏充值,是“青少年防沉迷”体系建设的重点,也是难点。

  该问题仍存在,并且尖锐。北京互联网法院2024年5月发布的《未成年人网络司法保护白皮书》(下称白皮书)显示,该院近三年审理的597件未成年民事案件中,未成年人非理性消费所引发的游戏充值退款纠纷和直播打赏退款纠纷占了近7成。

  白皮书还显示,该院审理的此类案件中,“低龄高额”的特点突出。涉案未成年人8岁以下的占11%,8至16岁的占比77.3%,16岁以上的占比11.7%。最小的当事人只有4岁。

  金额方面,这些案件中最高标的额达到310万元,平均标的额达到8万元。

  孩子们充值打赏简单,但想退回打赏时,困难重重。白皮书指出,由于监护人举证能力有限、事实掌握不清楚以及平台缺乏快速处理未成年人纠纷的渠道,导致案件审结难度较高。

  尽管各平台都设置了“未成年人退款”通道,但申请退款难言顺利。

  希希打赏被发现后,希希家人联系过被打赏的主播,但对方很快就将他们拉黑。之后,家人开始向平台申请“未成年人退款”,按照相关规定,证实是未成年人充值打赏的,平台要予以退款。

  但退款没有想象中简单。希希母亲马兰告诉南风窗,资料提交后,平台反馈希希已经申请过一次退款,此次已属于二次退款,按照平台相关协议,不予退款。

  马兰经过了解才知道,希希在最初打赏后,因为害怕,申请过未成年人退款,但提交资料后由于不敢接听平台核实的电话,导致退款并未完成。

  赵德柱告诉南风窗,尽管退款并未成功,但平台仍将其视为二次退款,驳回了退款申请,让他们走司法途径。

  5月底,通过媒体介入,平台最终退还了希希打赏给主播的8121元。剩余的充值在游戏账户中的几千元目前还在走申请程序。

  但不是所有的未成年打赏人都能像希希一般成功退款。南风窗记者在黑猫投诉平台以“直播打赏”为关键词搜索,近2000条投诉中,大多是反映未成年人直播打赏退款难的问题,其中所涉平台几乎囊括了当下各个知名的短视频以及社交平台。

  退款之难,难在家长很难拿出直接的证据证明打赏人是孩子,而不是成年人打赏后反悔。如果无法证明是未成年人打赏,平台就有可能驳回申请。

  上海兰迪(广州)律师事务所数字经济与文娱法团队负责人李晓怡告诉南风窗,家长举证的难处在于,未成年人会使用家长的账号自行输入密码,甚至骗家长刷脸。那么,家长不管是申请退款还是起诉,都很难去证明,到底是家长自己完成的充值打赏还是未成年人,除非家里安装了监控。

  黑猫投诉平台上有用户就在投诉中提到:让举证,如何举证?举证怎样才算有效?难道需要家长拿手机拍摄整个打赏过程?

  黑猫投诉平台上有用户称举证困难

  自证很难,反证却相对容易。

  李晓怡告诉南风窗,平台一旦发现打赏的时间、打赏人在直播间的互动等信息不符合未成年的一般规律,就能驳回家长的退款申请。例如,一位申请退款家长在投诉平台就提到,直播平台因为发现打赏人在直播间跟主播有互动,就认定该打赏行为是成年人作出。

  李晓怡表示,实践中,在没有视频等直接证据时,平台或者法院会通过间接证据来判断是否为成年人打赏,包括充值的时间、频次,互动的内容等等。“比如晚上9点(每日20时至22时是青少年上网的高峰时段)在打赏时提及自己是未成年人,或者在用聊天软件跟同学聊天的时候提及自己对外打赏了。”李晓怡说。

  但是,在没有充足证据的情况下,“退款一般不会全退,而是根据情况酌定,可能在30%-50%区间内退,因为家长也有监管上的责任。”李晓怡补充道。

  实名制的漏洞

  针对未成年的直播打赏问题,近几年来,各部门已经出了一系列要求和意见。2024年修订的未成年保护法,增加了网络保护专章,强调要对未成年人网络消费进行管理。

  早些的2023年9月,国务院通过了《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条例》(下称条例)),条例第44条规定,网络游戏、网络直播、网络音视频、网络社交等网络服务提供者应当采取措施,合理限制不同年龄阶段未成年人在使用其服务中的单次消费数额和单日累计消费数额,不得向未成年人提供与其民事行为能力不符的付费服务。

  更早前的2020年11月12日,中央文明办、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电总局及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四部门联合印发的《关于规范网络直播打赏 加强未成年人保护的意见》明确禁止未成年人参与直播打赏。其要求严格落实实名制要求,禁止为未成年人提供现金充值、“礼物”购买、在线支付等各类打赏服务。

  2020年11月,国家广电总局“关于加强网络秀场直播和电商直播管理的通知”要求,网络秀场直播平台要对网络主播和打赏用户实行实名制管理。未实名制注册的用户不能打赏,未成年用户不能打赏。此外,要通过实名验证、人脸识别、人工审核等措施,确保实名制要求落到实处,封禁未成年用户的打赏功能。

  但实际中,这些并未阻断未成年人直播打赏行为。“反侦察”能力极强的孩子们,可以轻易绕开各种限制,使用父母手机账户充值打赏。

  目前,各平台都上线了“青少年模式”,在此模式下,充值和打赏功能被关闭。此外,平台对实名注册有了强要求,但对实名认证并无要求。除了直播账户外,未实名认证的用户,充值和打赏并不受限制。

  而这成了未成年人经常利用的漏洞之一。

  6月12日,一位家长在黑猫投诉反映称,孩子用他的手机充值打赏了6.5万余元。而在充值打赏前,其短视频账号并未实名认证,账户中的钱包和银行卡也未进行实名验证绑定,但却可以进行充值打赏。

  6月25日,南风窗记者也在几个主要的短视频、社交平台测试发现,在账号未实名认证状态下,充值和直播打赏确实可以如常进行。

  其中,有两个短视频平台在新用户或者退出已经实名验证的账户状态下,用第三方社交账号登录,在未绑定手机号和进行实名认证的情况下,可以进入直播间充值打赏。而且在将账户资料中的年龄改成未成年后,仍可以正常充值打赏。

  另一社交平台,在未实名认证状态下,账户年龄默认为未成年人,被限制充值和打赏。不过可以通过更改出生日期摆脱未成年人限制,进行充值打赏。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告诉南风窗,实名制绝不是单纯一个网络平台的实名,还包括其他社交账号等间接实名,是一个体系。“如果体系不完善,此平台即便做好了实名,但因为彼平台账号可能没有实名,导致整个实名制无法完成。”朱巍说。

  限制打赏金额和平台抽佣

  除了加强实名认证之外,也有人提出通过限制打赏额度和设置打赏冷静期来解决未成年人绕过限制打赏及大额打赏的问题。

  2021年2月,国家网信办、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等七部门联合发布《关于加强网络直播规范管理工作的指导意见》(下称《意见》),指出要针对不同类别级别的网络主播账号在单场受赏总额、直播热度等方面合理设限,要对单个虚拟消费品、单次打赏额度合理设置上限,对单日打赏额度累计触发相应阈值的用户进行消费提醒,必要时设置打赏冷静期和延时到账期。

  但《意见》发出后,执行情况并不如意。南风窗记者实测发现,一短视频平台的充值和打赏不设上限,而且消费限额功能默认不限额,用户想要更改设置,需要经过短信验证。

  另一短视频平台中,用户每日充值的上限高达2000万元,单笔充值最大限额是500万元。记者询问该平台客服,直播打赏是否有限额,客服回复:“没有上限的亲。”这意味着,用户充值多少,就能在直播间打赏多少。

  朱巍告诉南风窗,《意见》对直播间打赏限额的要求之所以没有被各平台落实,除了利益考量外,也因为《意见》针对限额并没有一个具体的额度规定,无法执行。

  不过,有人提出过具体的打赏限额额度。2023年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四川省苍溪县白驿镇岫云村党支部书记李君提建议:每个直播账号每日打赏上限不超过100元。

  全国人大代表、四川省苍溪县白驿镇岫云村党支部书记李君提建议:每个直播账号每日打赏上限不超过100元

  李君告诉南风窗,他关注直播打赏的乱象已有几年,针对此做过相关的调研和收到过不少群众来信。他发现近年来一些网络直播平台企业为牟取暴利,通过精心设计的玩法,来引诱、误导、“算计”青少年,不仅让他们冲动消费,还对未成年的身心造成了不小的影响,“可以说是三观不正,会让很多人觉得可以不劳而获。”

  在李君看来,直播打赏的各种乱象,包括天价打赏、诱导打赏、未成年打赏,是主播和平台逐利的结果。因而,要想治理直播打赏的乱象,就需适当减弱其利益动力,限制直播打赏和平台抽佣的额度。

  “平台抽成的比例不能太高”,李君告诉南风窗,现在直播打赏中,平台抽成的比例一般是50%,“说白了平台是最大的受益者,(这样)它就会形成一个导向,卖货的不如卖惨的,卖惨的不如跳舞的,跳舞的不如擦边的,核心是利益分配机制设计有问题。”

  李君认为,在直播打赏中,平台的获利是暴利,在这种情况下,平台没有治理天价直播打赏等乱象的动力,反而还会促进,“因为那些主播在帮它赚钱,它会让你多打赏,就像游戏一样,想办法让你多充值,去沉迷。”

  在他看来,直播已经是目前影响网络生态比较严重的存在,因为“它涉及到所有人,比游戏有过之而无不及。”

  朱巍认为,在谈直播打赏限额时,一定要对直播进行分类分级,而不能一刀切限额。

  他表示,可以按照信用对直播间进行分级:“如果直播间是依法依规,从来没有被投诉过的,它的信用等级高,就可以不限额。如果信用等级低,可以对整场直播进行限额,用限额的方式要求它合法合规,提高质量。”

  而除了治理直播间打赏外,朱巍提醒,针对未成年人打赏问题,家长还是要做好第一老师,尽量不给孩子玩手机,实在没有办法需要完成作业,应该给孩子创建一个新的账户,用孩子自己的账户登录。

  希希母亲也承认这点,她告诉南风窗,此次这件事的发生,也是因为他们对孩子疏于管教。

  但李君担心,对于那些管教不能的留守儿童,直播打赏的影响会更大。

  (希希、赵德柱、马兰为化名)


Copyright © 2024 Powered by 辽源市某某消防设备售后客服中心   sitemap
13295.net